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净世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昏暗古地,枯寂无光。

禁区四尊少年帝,还伫立在那座山头,以秘法窥看,欲寻出异空间位置,

轰!

乍然一声轰隆,天地共颤,破败的异世界又出,并非惊鸿一现,是真的显化了,只因天虚帝子等人,毁了阵脚。

铮!

黄泉帝子第一个冲上前,手提仙剑,要斩出一道豁口。

然,未等他剑落,便被一个不明物体,撞得喷血,强如他,也被撞得血骨淋漓,这还未稳住脚跟,又见一个不明物体,比先前那个更猛,直接给他撞飞了,老血一口接一口。

先后撞他者,自是神秘圣体和叶辰,速度太快,都未瞧见是个人,更莫说尊荣了,一前一后,撞得他一脸懵逼。

不止他,后到的冥土帝子、炼狱帝子、忘川帝女,也未能逃脱,被两尊荒古圣体,撞得满天飞,神躯险些炸了。

“啥东西。”

黄泉帝子摇晃了一下,终是稳住了身形。

冥土帝子、炼狱帝子与忘川帝女咳了一口血,齐齐望向那方。

至此,才瞧见是俩人,一个威势滔天,一个魔煞翻滚,不知啥个来历,只知肉身强大无比,真个顶个的猛。

“圣体?”

“两尊?”

“魔化?”

“血继限界?”

四人齐齐一愣,吐露了不同的话语。

“追上。”

天虚帝子杀出了,划天而过,还不忘传音了四人,都未停留的,与夔牛他们,直奔叶辰两人追去。

四人来未及询问,如四道仙芒,跟上了五人步伐。

“何等变故。”黄泉帝子捂着胸口道,口中还涌着血。

天虚帝子不语,将异空间的一幕幕,刻入了一道神识中,分成了四份,传给了四人,他们皆有必要知道。

四尊少年帝读之,骤然色变。

至此刻,他们才知,禁区让他们找的神秘人,竟是一尊荒古圣体,而且,还是一尊先天在血继限界的圣体,不死不伤,极为可怕,叶辰与天虚帝子两人联手,竟都被压着打。

至于叶辰魔化,更是让四人惊异,不是未见过魔化,可如叶辰这般诡异的,还是头回见,仅一人,就压着对方打。

可他们,更疑惑,同为圣体,哪来这么大仇怨,圣体一脉,究竟藏着何种秘辛,禁区派下的使命,又是何种寓意。

轰!砰!轰!

前方,不见叶辰与神秘圣体人影,只听闻轰隆声一路相随。

神秘圣体在逃,又虚弱不少。

魔化的叶辰,搁后面玩儿命的追,真把神秘圣体,看作了一块肥肉,对其他那些小苍蝇,已是看不上眼了。

一追一逃,动静颇大,所遇群山,山峰一座座崩塌;所遇沧海,汹涌的骇浪,都被化成干涸;所遇苍原,撑不住两人威压,轰然崩溃,一片片塌陷,一路电闪雷鸣,混乱不堪。

如此大波动,不惹来四方瞩目都难,探宝的修士,又三五成群的聚来,轰声这般大,很本能的以为,是出了大宝贝。

待望见叶辰与神秘圣体时,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
“又是大楚第十皇,魔化了?”

“天哪!他所追之人,竟也是一尊荒古圣体,这.....。”

“诸天竟还有第四尊圣体?”

“同为圣体,咋还打起来了,如此惨烈,天大的仇怨?”

聚来的人潮,乌泱泱的,太多人挠头,疑惑声惊异声不断,看不懂这是啥个情况,一头的雾水,一头的问号。

“怎的又魔化了。”

一方,东周武王与日月神子冒出了头,远远便瞧见叶辰状态,顿的皱了眉,当夜叶辰魔化,魔性早被大楚准帝抹灭了才对,如今又魔化,如何不惊异,还有那尊神秘的圣体,又是哪冒出来的,看两人之气势,真不是一般的强。

“比那日魔化,更可怕。”众帝子自四方接连现身。

“又哪来的圣体。”众人聚首,一脸的懵。

“速速跟上。”

夔牛等人划天而过,给诸天帝子级传了话语。

神秘圣体是要镇压,但叶辰的魔性,也得抹除,以叶辰此刻之战力,单打独战无人是对手,得众人群殴才行。

诸天帝子级未多问,齐齐跟上,待询问之后,神情与禁区四尊少年帝,一般无二,诡异之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何止他们跟上了,太多寻宝之人,亦是一片接一片。

“莫太靠近圣体。”

天虚帝子一声冷哼,一话传遍世人耳畔。

魔化的荒古圣体,六亲不认的,修为底蕴薄弱者,追的太急,很可能遭屠戮,那已非叶辰,而是一尊大魔头。

轰!砰!轰!

前方,轰声更胜,成片大山崩塌。

叶辰魔威滔天,一路追一路打,一副不弄死神秘圣体就不算完的架势,一旦追上,都没啥话语,朝死了锤。

噗!噗!噗!

血光四射,颇是刺目。

虚弱的神秘圣体,怎一个凄惨了得,霸道的圣躯,挨了一道又一道仙法,爆裂一次又一次,血骨崩满苍穹。

他之血继限界,已近乎消散,再撑不住消耗,更扛不住叶辰攻伐,只得玩儿命遁走,只待血继限界再开。

杀!

叶辰的话语,暴虐无匹,猩红的眸,绽满了血色光芒,隔着浩宇乾坤,打出了逆天的一拳,差点打爆神秘圣体。

“他日,必斩你。”

神秘圣体咬牙切齿,不敢停留,飞天遁走,那双如黑洞的眸子,已蒙了一层血色,黑袍下的脸庞,狰狞到扭曲,不见尊荣,却如似恶魔,愤怒蒙蔽了神智,早成癫狂。

轰!砰!轰!

两人一前一后,一如神芒,一如仙光,甚是醒目。

围来者更多,四面八方皆有,其他方向的还好,前方的修士,可遭了大殃,被神秘圣体与叶辰,撞灭了一片又一片。

“躲开。”夔牛嘶喝。

无需他说,围来的修士,也远远遁走了,多有人被撞成了元神状态,神色惊恐,心灵战栗,那俩人,太可怕了。

天虚帝子等人,皆如神光,紧追不放。

“待镇压神秘圣体,封禁叶辰,我来祛除他魔性。”北圣传音众人,眉心已刻出一道神纹,神秘力量在流溢。

诸天帝子级颔首,并无异议。

倒是禁区的五尊少年帝,齐齐侧眸,望了一眼北圣,能得见,那一双双眸中,皆闪烁着深意。

葬神古地深处,愈发幽暗,阴冷枯寂。

一片群山,叶辰追上了神秘圣体,一掌将其拍下了虚天。

轰!

玄机,便见一座山峰,被神秘圣体压得崩塌。

碎石纷飞中,神秘圣体踉跄起身,圣躯残破,已无血继限界,双目不再如黑窟窿,能瞧见眼瞳了,布满了血色,将瞳孔染的猩红,狰狞如恶鬼,对叶辰的憎恨,已深入到了骨髓,本该碾压的一战,却因叶辰,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变故。

砰!

叶辰脚踩魔煞血海,踏天而至,无甚话语,翻手便是一道遮天大印,重如大山巨岳,还未真正落下,山峰便已崩塌。

神秘圣体豁的定身,双手擎天,召唤了异象,乃一片黄金仙域,道则纵横,异象频现,能闻大道天音,响彻八荒。

可惜,这远远不够看,已无血继限界,有怎是叶辰的对手,被叶辰一掌,压得圣躯炸裂,圣血随之喷薄,还有那片黄金仙域,也难逃崩灭,再玄奥的道则,也难敌叶辰一掌。

杀!

叶辰凌空而下,一指神芒,朝神秘圣体戳来。

“他日,吾必斩你。”

神秘圣体狰狞一声,不知施了何种神通,破碎了乾坤,瞬时不见,天地间,再难寻其踪迹,不知遁到了何处。

不过,叶辰的一指,并未因他遁走而停下,那一指,真真的霸道,给大地,戳出了一座深渊,能见泉水喷薄。

寻不到他踪影,叶辰勃然暴怒,煮熟的鸭子飞了,安能不怒,本就魔性的他,变的更狂暴,急需生灵的血,来浇灭他之怒火,滔天翻滚的魔煞,将那片群山,碾成寸寸崩毁。

后方,天虚帝子他们到了。

魔性的叶辰,不由回了眸,眼见漫天人影,他凶残的笑了,舔了舔舌头,眸中之光暴虐嗜杀,要将这些生灵屠戮。

他这一看,跑来看戏之人,豁的定了身。

只因,叶辰的眼神儿,如死神的凝视,太过可怕,被他盯着,忍不住心神震颤,浑身彻骨冰冷,如堕九幽地狱。

封!

未等叶辰杀戮,天虚帝子变动了,一手提剑,单手结印。

嗡!

天地齐颤,古老铜柱又显,一根根擎天立地,贯穿了浩宇乾坤,刻满了神纹,以法则链条相连,聚成了一座牢笼。

叶辰狞笑,顿的发狂,滚滚魔煞汹涌,撞得牢笼晃荡,古老铜柱不稳,颇有倒塌的倾向,非牢笼不强,是叶辰太狠。

封!

四尊少年帝级齐声铿锵,分列在四方,合力祭出了一座杀阵,他们每一人,都执掌一座阵脚,漫空的阵纹,遮天的大阵,融有封灭之力,凌天而下,加持在了封天牢笼上。

封!

诸天帝子级亦未闲着,或登入九霄、或踏入天穹、或伫立山峰,齐齐结印,集体施了封禁神通,一座座大阵,一座座显化,列满了浩宇苍穹,无一例外,皆加持在封天牢笼上。

叶辰身形趔趄,通体的魔煞湮灭了一分。

杀!

但闻他一声嘶吼,魔煞重燃,魔性更强,一股神秘力量,轰然呈现,庞大的封天牢笼,也嗡隆晃荡,直欲崩塌。

“莫看了,帮忙。”

夔牛骂道,骂的乃是看戏者。

震惊的世人,这才反应过来,各自结印,搬出了自己的阵法,虽不如天虚帝子他们的玄奥,可数量多啊!一座接着一座,塑有封禁之力,寂灭的阵芒飞射,漫天皆是。

这下,叶辰不够看了,重燃的魔煞,再次湮灭,神秘的力量,也被封回了体内,欲要冲脱,却难挡漫天法阵。

那一瞬,不知多少道封印,刻在了他身上,束缚其血脉本源,封禁其道则,将一尊盖世大魔,生生封的动弹不得,如若一座石刻的雕像,只一双血色的眸,盯着世人,暴虐与嗜杀更胜。

“终是被封了。”

夔牛一屁股坐地,心砰砰直跳,叶辰前后两次魔化,给他这做扛把子的,都搞出了阴影,没见过这般可怕的叶辰。

“日后去大楚,得老实实的。”小猿皇干咳。

这话,诸天帝子级皆无反对,叶辰太生性,惹毛了他,再来一次魔化,还得挨锤。

“好端端的,咋就魔化了。”

“天晓得,还有那尊神秘圣体,又是何等来历。”

“同是圣体,哪来的仇怨。”

世人议论纷纷,围着四方,站满了苍天,立满了大地。

议论声中,北圣扶摇直上,莲步曼妙,神姿翩跹。

万众瞩目下,她双手合十,玉口微启,似在默念着什么,能见圣洁的仙光,无暇透亮,凌天流溢垂落,绚丽无比,笼暮了叶辰。

“净世。”

天虚帝子轻喃,似认得那种仙力。

“净世。”

禁区其他四尊少年帝,亦眉宇微皱,自?认得。

“好纯净的力量。”

诸天众帝子级,神色惊异,竟不知北圣,还藏着此等力量,缥缈梦幻,真如净世仙力,能洗尽时间一切污浊。

世人也一样,看的神色怔怔,不知那是何等仙法,只知仙力纯净,寻不出一丝污浊,看上一眼,都觉心神空明。

净世的仙力,的确奇异,笼暮叶辰圣躯,竟真能扑灭魔煞,因它,叶辰眸中的魔性,都一丝丝湮灭了下去,渐渐恢复了清明。

一尊大魔头,没了魔性,终是回归了原本形态,于虚空摇摇欲坠,倒在了北圣怀中,在浑浑噩噩中,堕入了昏厥。

见状,天虚帝子第一个上前,双目微眯,扫看叶辰。

叶辰的魔性,的确被清除了,或者说,魔性潜藏了起来,给了天虚帝子一种...已被清除的错觉,非他眼界不行,是魔天帝诅咒,太过神秘可怕,屈屈净世仙力,是抹不灭的。

他不知,可两大至尊却门儿清。

这个时代的诸天,并无大帝,化灭魔天帝诅咒,也只一种方法,也只一人做得到,便是那个拥有净世仙力的人。

仅凭净世仙力,是无法彻底抹灭诅咒的。

但,若在净世仙力中,加上一样东西,便可做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