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八章 红色圆月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我心头有些懵了,郑乾这家伙该不会饿成这样吧,连石像都不放过。

似乎注意到了我,郑乾扭头过来朝着我看了一眼,见我站在门口,脸色突然间有些发沉了。

“你小子站在我屋干啥,没发现你他娘还有偷窥的嗜好!”郑乾扭头过来,气冲冲的朝着我怒瞪了一眼。

“你这女人是……”我指着石像说道。

可我还没有说完,郑乾就从地上站起来,抬起来了手,一个劲的推着我,差点把我推倒在地。

“你小子赶紧滚!有本事自己找一个,他娘的偷看老子算什么本事。”郑乾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。

“小哥,不要管他,这人中迷术了,千万别让这些东西注意到你,最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要不然你可就危险了。”谭香提醒我开口道。

既然郑乾找死,那我可没办法了,懒得理会这小子,我转身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过去。

边走的时候,我身后还传来了郑乾的暗骂声。

我心头冷笑道:“好人没好报,那你就等死吧。”

“给老子把门关上。”郑乾冷声道。

我按照郑乾的话,抬起来了手,把房门给换上。

刚关上去的时候,我朝着床上的石像看了一眼,发现那石像对着我露出诡异的表情。

仿佛在对着我抛媚眼一般,越看下去,让我产生了一种幻觉,好像在床上躺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丽女人。

这让我有些懵逼住了,谭香让我不要多看,免得陷入进去。

听着谭香的话,我并没有看下去了,直接从石像身上移开了目光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。

“这到底怎么回事。”我沉声对着谭香开口问道。

谭香从玉佩里面漂了出来,坐在了我的旁边,手撑着下巴,陷入沉思的模样。

“小哥,你进去到这个房间里面,有没有感受到什么。”谭香对着我问道。

我冲着她摇了摇头,这酒店没问题,并没有从这个酒店里面感受到什么。

“不如我们下去看看。”谭香轻声说道。

我点了点头,说了一声行,谭香手一挥,手上多出来了一把花伞。

“看那月亮!好一片红色圆月。”谭香惊声道,手指着天上让我看下去。

我顺着谭香手指的方向一看,在天上果然挂着红色月亮,月亮仿佛被鲜血泡住一样,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。

“这怎么回事?”我轻声低语道,随后想到了什么,我抬起来了头,心里面明白了过来。

“恐怕我们在的地方不是外面的世界。”我沉声道。

想起来之前的经历,明明好几个小时的车程,可我才开了一个小时就走出沙漠了,这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换句话说,我们压根没有走出沙漠,一直都在沙漠里头转悠,而眼前的地方或许就是一个幻境。

“要不要去叫醒三娘。”我对着谭香问道。

谭香想了一下,对着我点了点头,“还是叫一下她吧,单单凭借着你一个人,恐怕无法走出这里,反而还会陷得越来越深,就想郑乾一样。”

我说了一声好,抬起来了脚步,朝着孙三娘的房间里面走过去。

我先敲了敲房间,见没有人回应,用力一推,房门就推开了,孙三娘和郑乾一样,压根没有把房门给锁死。

进去一看,发现里面的空空如也,孙三娘压根不再房间里面。

我快步的走下来了酒店,现在的鬼眼是打开的,一走下来,心里面有些懵逼住了。

发现酒店里面的人行动很僵硬,等靠近一看,这些人竟然都是石头做成的。

这让我很是吃惊,那前台的妹子确是石头无疑,呆呆的坐在了站着。

面对一块石头,我心里面感觉很是诡异,把鬼眼拿开,眼前的确实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女人。

“她娘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我心里面暗骂道,有些摸不清楚了。

“最好装作看不穿他们的模样,要不然下一个肯定会对付你了。”谭香压低声音在我耳边提醒道。

我立刻回复了脸上平静的表情,冲着石头说道:“你知道我的朋友吗?就是身穿蓝色衣服的女人,个子一米七三左右,跟着我们一块来的。”

我盯着石头,见那块石头一动不动,可石头中传出来了声音,让我平静的脸色多出来了一丝波澜。

“她在地下一楼。”石像指着楼梯开口道。

我心里面虽然有很多好奇想要知道的东西,但现在却不能问出来。

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是石头做成的,按照前台说的话,我朝着楼梯口走了过去,按了地下一楼,

很快就听见了吵闹的声音,没想到这还是一个酒吧。

可让我想不到的是,酒吧里面都是石头人,这些石头人扮演着各种各样不同的角色。

有的是DJ,有得是服务员,有的是陪酒小妹。

我不敢在他们脸色停留太多,扫了一圈之后,我就找到了孙三娘。

见她在角落一旁,她的旁边有三个男人,一个劲的逗着她笑。

孙三娘也很是配合,时不时发出哈哈笑声。

可在她的面前坐的并不是人,而是三个石像男人。

这些石像身穿着人的衣服,扮演着人的角色,虽然很像活人,但他们却不是人。

“三娘过来我这。”我来到了三娘的旁边,压低声音在三娘的耳朵旁边说道。

三娘咯咯笑了一声,伸出手推了我一把,调侃的说道:“怎么?吃醋了?见我和别的男人在一块,你不开心了吗?”

我心想屁!要不然我还惦记着结盟的事情,还有三娘在铜尸上帮了我一个忙,要不然老子才不关心这些。

低头朝着桌子上扫了一眼,发现酒杯上的酒水竟然是黑乎乎的液体,看起来极其恶心,就好像是黑色的岩浆一样,其中还冒着白色的小泡。

“这酒你喝了多少?”我沉声问道。

“喝了两三瓶,怎么你要跟我一块喝吗?”孙三娘笑道。

“喝个屁,赶紧给老子吐出来。”我冷声道,抓住了她的嘴巴,伸出手往三娘嘴巴里面扣过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