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0章 高智商者们的勾心斗角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“我没有证据,无法直接提出指控,但有一个道理,确实非常明显的。”阿尔伯特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呼了出来:“如果会长可以接管以赛亚的势力,那么就有能力执行以赛亚的计划,圣杯会真的就崛起了!”

“我一直有怀疑,是有人故意害死以赛亚……”底波拉拖着长音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而且,他们不只害死了以赛亚,还有龙德布洛克和罗斯柴尔德,一直以来,以赛亚行踪诡秘,龙德布洛克和罗斯柴尔德莫名其妙,出现在以赛亚的住所,仅只这一点而言就非常可疑~!”

阿尔伯特叹了一口气:“他们两个是被人骗去的。”

“以赛亚虽然失去先知会,但手上掌握的力量不容小觑……”底波拉不无忧虑的道:“阿克曼系统、撒迦利亚,还有很多雅各战士,大长老这一计很成功,让自己从一个寒门子弟,一跃成为一方枭雄, 用华夏人的话说这就是逆袭了!”

“其实逆袭这个词,原本出自日语,不过这个道理没错。”顿了一下,阿尔伯特若有所思的告诉底波拉:“而且这还不算完,我更为担心的是,圣杯会在莫德雷德骑士,也就是巴别塔的E国圆桌骑士身边,也安插了一个人。如果,圣杯会进一步接管莫德雷德骑士的力量,那么就太可怕了,即便巴别塔,也未必是对手。”

“你不能确定是不是?”

“我不能确定是因为没证据,圣杯会的那几个人,做事都背着我,不让我知道。因为我是犹太人,他们不相信我……”顿了一下,阿尔伯特补充道:“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,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,就是我说的这样,另外百分之一,还是因为我想谦虚点,不想把话说死!”

底波拉长叹了一口气:“实际上也就是百分之百了!”

“你必须尽快想办法!”阿尔伯特告诉底波拉:“如果圣杯会控制了莫德雷德骑士,我们所有这些人,都会有巨大的麻烦!”

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

“因为我是犹太人。”阿尔伯特义正辞严的道:“我不希望任何人,利用我的民族做任何事,犹太民族的命运, 应该有自己来掌控!”

“说得对!”底波拉用力点了点头:“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,其实以赛亚也是这么想的,这可能是我们两个唯一的共同点,当然我们为了主宰民族命运而选择的道路就截然不同了!”

“我不喜欢以赛亚这个人,他的野心太大……”阿尔伯特说到这里,似乎是不住摇头:“他为这个民族构想的未来,是踩踏于其他民族之上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。这个世界足够丰饶,可以养活所有这些不同的人,为什么非要杀个你死我活?”

“看起来你是和平主义者。”

“我当然是。”阿尔伯特非常感慨的道:“我们的民族,曾被别人踩踏千年,既然我们明白这种痛苦,为什么今天 又要把这种痛苦强加给别人。这不符合我们的信仰,虽然我也理解以赛亚曾经在集中营待过,想要把这份痛苦返还给这个世界,然而纳粹在几十年前就灭亡了,他也应该放下了。”

底波拉非常认同这些话:“你说的不能更对了。”

“不过,比起以赛亚,我更讨厌的是圣杯会这些人……”阿尔伯特拖着长音,说了一句:“我还会再联系你的。”

这句话说罢,阿尔伯特就挂了电话。

底波拉立即把何西亚找了过来:“你知不知道在全世界犹太裔科学家当中,哪些比较出色?”

底波拉把话说出口,马上就觉得这个问题太多余了:“我根本就不该这么问……出色的犹太裔科学家实在太多了!”

何西亚很奇怪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“刚才有一个人自称阿尔伯特,打电话给我……”底波拉把经过说了一遍:“这个人能知道这部电话,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,只要在先知会内部有一些人际关系,不难打听到。圣杯会内部有犹太裔成员,这个同样不奇怪,毕竟我们是如此有智慧的民族,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,原来背后所有这些争斗如此复杂!”

“你认为这个自称阿尔伯特的人可靠吗?”

“至少他说话的语气非常诚恳,说出来的事情跟我们掌握的信息也能对上,更进一步还提供了不少有异议的信息。”底波拉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相信他是诚实的!”

“也就是说,他愿意跟我们合作,一切对付圣杯会!”

“当然,也不能排除其他可能,圣杯会根本没有这个代号阿尔伯特的犹太裔科学家,给我打电话的这个人其实只是圣杯会派来的探子。”底波拉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无论如何,这个电话还是打开一扇窗口,让我们得以窥见圣杯会,而过去我们对这个组织一无所知。”

何西亚微微皱起眉头:“你是不是想知道这个阿尔伯特到底是谁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但这也太难调查了。”何西亚一个劲摇头:“出色的犹太裔科学家那么多,我们怎么知道其中谁是阿尔伯特。”

底波拉不得不认同:“既然这个人是圣杯会成员,阿尔伯特这个代号可能只在圣杯会内部使用,也就是说,其他认识阿尔伯特的人,并不知道这个人代号阿尔伯特。”

何西亚提出:“我觉得还是跟苍浩商量一下吧。”

“我就是这么想的。”底波拉立即拨通了苍浩的电话:“我很想知道你的观点……”

苍浩听底波拉把事情说罢,毫不犹豫给出自己的观点:“我相信这个阿尔伯特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。”

底波拉急忙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他向我们提出一种可能,而且是非常可怕的一种可能,就是圣杯会利用莫德雷德骑士的势力。”顿了一下,苍浩意味深长的道:“或许有人会认为,这可能是为了挑拨我们跟莫德雷德骑士的关系,引燃战火,但重点偏偏在于,我们双方的关系已经很糟糕,根本不需要挑拨。换句话说,不管有没有圣杯会搅局,未来我跟莫德雷德骑士都有一战,既然阿尔伯特没有挑拨关系的必要,那么我相信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还真是这个道理……”底波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如果阿尔伯特是假的,这么做总应该有个目的,而我们根本找不出他有什么目的!”

“你能查出阿尔伯特是谁吗?”

底波拉无奈摇头:“查不出来!”

“阿尔伯特是不是说过还会给你打电话?”

底波拉点头:“对!”

“那么我们暂时先不管阿尔伯特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提出:“当前重点是调查圣杯会的势力,到底有没有渗透到莫德雷德骑士身边!”